首页 热点 资讯 财经 国内 行业 商业 生活 快讯

重回大本营四川?蓝光自救将希望寄托于地方政府

来源:和讯名家      时间:2021-07-06 16:28:45

据知情人士透露,蓝光目前正在按照华夏幸福(600340,股吧)路径进行自救,企图寻求地方政府帮助,公司已决定舍弃上海总部。

债务危机还未解除,蓝光发展(600466,股吧)又面临一场人事调整。

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获悉,蓝光发展CEO迟峰即将离职,本周将会正式公告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迟峰离职后蓝光内部将会大力提拔副董事长陈磊,以解决于7月份即将到来的债务兑付问题。

除了迟峰,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蓝光发展助理总裁张日芳也将离职。

将时间线再往前推,2020年12月,蓝光发展前COO余驰离职,此后蓝光便开始流失大批职业经理人,尤其是今年债务危机暴发后,蓝光老将何剑标、原重庆区域总裁李非与生产副总裁赵建伟、无锡公司总经理魏哲相继离职。

这不仅仅是一次管理层大撤退,同时也关乎着蓝光上海总部普通员工去留问题。

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蓝光目前正在按照华夏幸福路径进行自救,企图寻求地方政府帮助,公司已决定着手相关方案。

“目前核心领导都在成都,公司已决定要搬回去(成都)了,愿意回成都的可以一起,不愿意的只能自行找工作了。”上述知情人士透露。蓝光发展对此予以了否认。

从今年二季度爆发资金危机以来,蓝光发展一直在积极引入战投,除了有传言中的万科外,据了解,四川发展也曾与蓝光有过接触,但此前创始人杨铿不愿放弃主导权导致双方协商陷入僵局。如今,随着蓝光发展盘面愈发不稳定,新的机会不知能否展现?

━━━━

高管接连离职

从2019年搬到上海至今,蓝光发展经历了光鲜时刻,也尝到了挫折滋味。

2018年,在机构统计的销售排行榜上,蓝光发展销售规模首次突破千亿元;此后,蓝光发展便筹备将总部搬至上海,一时间也成为渝系房企突围全国的标杆。这一年,蓝光风光无限,吸引了大批优秀职业经理人前来,迟峰便是其中一个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迟峰生于1973年,持有吉林大学国际经济法学学士学位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。1999年加入华润(集团)有限公司,历任华润(上海)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、华润新鸿基房地产(无锡)有限公司总经理,2011年至2013年任华润置地有限公司副总裁兼江苏大区总经理,2013 年起任华润置地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(一级利润中心总经理级),先后兼任江苏大区总经理、华东大区总经理、物业总公司董事长。

入职蓝光前,迟峰是拥有华润20年职业经验的老将;在华润期间,迟峰最为人称道的战绩是助力华润置地开拓华东市场:从无锡做起,复制无锡模式到江苏全省,最后推动华润置地华东区域业务崛起。

2019年,在蓝光最辉煌时迟峰加盟,成为公司CEO。然而不到两年时间,迟峰选择离开。据接近蓝光的人士介绍,迟峰可能是考虑到公司目前现状主动离职。

迟峰之前,蓝光另一高管原COO余驰也于去年末离职。公开报道称,今年6月18日,余驰已正式入职起家于东莞的汇景控股有限公司,任职集团总裁。

除了CEO和COO,上述人士还表示,去年4月才加盟蓝光任助理总裁的张日芳也将离职。此前张日芳曾任职沈阳龙湖营销总经理、上海龙湖冠寓总经理、禹洲集团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等职位,后加入蓝光任助理总裁,负责营销条线。

在这些核心管理人员离职后,蓝光在人事方面做了以下铺排:

首先是大力提拔副董事长陈磊,为应对蓝光7月即将到期的一笔债务。

有消息称,蓝光公司实控人和前董事长杨铿在7月1日与四川证监局官员、蓝光债券承销商代表的会议上承认了公司面临的流动性压力,即蓝光发展没有足够资金偿还7月到期或回售债券,总额为 27 亿元人民币(4.174 亿美元)。杨铿告诉监管机构和银行,母公司没有足够流动性来履行本月到期债务,并且无法及时从子公司调用资金。

这意味着蓝光在7月将面临债务违约。上述消息还称,蓝光近期正在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及中金公司商讨资产重组事宜,这其中关键人物可能就是陈磊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陈磊在加盟蓝光之前的20年时间都在华夏银行(600015,股吧)工作,其中2013年到2020年间任职华夏银行成都分行行长。加盟蓝光后,先是任职公司资金副总裁,后又进入董事会任副董事长。

不过据了解,目前蓝光融资条线工作人员所剩无几,仅凭陈磊一人之力要扭转蓝光资金困局有一定难度。

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这笔27亿元债务蓝光面临还款难度,但后续具体动作只有核心领导层了解,只能静观其变。

陈磊之外,目前在蓝光主持经营工作还有同样拥有华润背景的卞宇。

实际上,在前COO余驰离职后,杨武正接替了余驰职务,出任蓝光发展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。后杨武正出任蓝光发展董事长,蓝光内部也并没有针对COO一职下发正式文件任命新人。但据蓝光内部员工透露,卞宇一直在主管公司业务,内部就相当于是新的COO,直接向杨武正汇报工作。

接下来,卞宇大概率会从成都到上海部署一些工作。

━━━━

债务重压延伸至销售端

去年下半年,房地产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监管压力。“三道红线”让过去走高周转高杠杆模式的房企承受了较大负债和现金流压力,蓝光亦被资金扼住了喉咙。

此前有报道称,蓝光系列危机始于一笔平安债务违约,这笔债务额度并不算太大,几十亿元但由于管理问题蓝光延迟了还款期十几天,由此平安内部将其列入黑名单,于是引发了金融机构担忧,最终使蓝光融资受限而陷于资金危机,信托、债券纷纷传出违约,评级机构也开始对蓝光“下手”。

6月18日,标普全球评级将蓝光发展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“B-”下调至“CCC-”,该公司担保的未到期美元债券债项评级从“CCC+”下调至“CC”。标普提到蓝光发展有合计42亿元人民币境内债券将于未来3个月内到期,首个到期日为2021年7月11日。

截至7月1日,蓝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被冻结股份约3.9亿股,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约22.44%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2.86%。

实际上,延期还款于平安只是一个导火索,蓝光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公司管理和投资出现问题。

在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此前报道中曾提到,2020年蓝光发展实现了“双总部、A+H双资本平台”发展格局,通过2.5级管控模式,从总部区域直接管到项目实行扁平化管理。虽然组织架构在向扁平化发展,但在实际操作中,群体决策和审计文化风气很严重。此外,蓝光过去几年的投资也存在严重问题。

一位蓝光内部员工表示,“蓝光成立30多年了,如果真的倒了很可惜;出现这种局面过去几年负责投资的人员应该有很大责任,拿的地不好,地价还比别人高,想做出高溢价产品,但产品跟有些企业相比还是差一些。”

据该人士介绍,公司融资和投资条线领导都离职了,但运营和营销核心部门领导还在。如果没有债务违约危机事件出现,蓝光至少在销售端表现是可圈可点的。

根据蓝光公布的一季度经营业绩显示,一季度蓝光录得销售额252.19亿元,相比2020年和2019年同比均实现增长。目前公司还未披露2021年半年度销售数据,从机构统计数据来看,蓝光前6月实现销售额约440亿元,同比2020年和2019年也呈正增长。

━━━━

引战悬念

目前对于蓝光而言引战虽迫在眉睫,但或许蓝光还有其他打算。

此前,有传言称万科是蓝光的“白武士”,但最终万科辟谣称没有入股蓝光计划,双方开展的是项目层面合作。

事实证明,双方并不是打太极,万科从一开始就只想收购蓝光优质项目。5月27日,蓝光公告称将无锡和骏房地产有限公司53.17%股权出售给万科,并完成了股权变更;也是当日,蓝光以6.47亿元提前赎回了一笔债券“18蓝光07”。

蓝光与万科的“绯闻”告一段落。

目前关于蓝光引战的消息并未有进一步消息。但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,此前,四川发展曾与蓝光接触过,不过彼时杨铿还不太愿意放手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,彼时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。现在,四川发展与蓝光是否还有进一步沟通还不得而知。

不过,上述知情人士表示,目前蓝光自救路径基本是效仿华夏幸福,将希望寄托于地方政府。其表示,公司也在考虑申请破产重组,寻求地方政府保护,但最终结果如何一切以公司官方信息为准。

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